連載《不等價交換》 Archive

  • 《不等價交換》‧016‧ 第一個不等價任務

    《不等價交換》‧016‧ 第一個不等價任務

    讀好一本哲學經典絕非易事,相對而言,我的任務就容易得多了。問題是,這個任務對他而言有何重量?又有多想實現呢?這個「價值」只有他本人才知道。這位學弟當年選讀哲學,因雙親壓力轉讀經濟。他似乎一直耿耿於懷,所以才要跟我做這個交換。

    Read More

  • 《不等價交換》‧015‧ Barrosa酒一回

    《不等價交換》‧015‧ Barrosa酒一回

    既然有車,離開Adelaide前自然要要來個重頭活動,探訪南澳著名的Barrosa酒莊區,品嚐世界級美酒。 Barrosa是聞名世界的酒莊區,不少知名品牌如Penfolds、Wolf blass、Seppeltsfield的一些葡萄園也在這裡,當然也有一些名不經傳但甚具質素的品牌,而超過六十多個酒莊必可讓我們不醉無歸。

    Read More

  • 《不等價交換》‧014‧ 脾罅茶餐廳的陳利鋒

    《不等價交換》‧014‧ 脾罅茶餐廳的陳利鋒

    他叫陳利鋒,二十八歲,跟我同年生。 很記得初次見面,看到頭上包著繃帶、臉上掛著一些小傷痕的我,說的第一句話: 「嘩……你都好傷喎!」

    Read More

  • 《不等價交換》‧013‧ 養傷

    《不等價交換》‧013‧ 養傷

    就在漫無目的等待裡,在「背包」讀到一則消息,一位香港青年在澳洲遇到車禍;網上資料不多,只知他是在澳洲中部遇上意外,後移送Adelaide醫院......

    Read More

  • 《不等價交換》‧012‧ 再上路

    《不等價交換》‧012‧ 再上路

    巴士由陽光普照的下午一直駛到日落......在漫長的公路上,時間彷彿被拉長到太遙遠的角落,沒有一點的真實感。看著那種無止盡的延伸,過去那星期發生了的事,似是發生在太古時期,對此時此刻而言,沒有一點意義,一切彷彿都是寫好了劇本,只待我繼續往前實現似的……

    Read More

  • 《不等價交換》‧011‧ 安息吧,多謝你。

    《不等價交換》‧011‧ 安息吧,多謝你。

    事發第二天,警察通知我們可以去看看汽車狀況(殘骸?),雖然有點不良於行,但我還是跟著去……一看之下,就覺得我們只是撞傷和擦傷是非常幸運的事。車子沒有一處是完整的,防撞欄全都撞掉,四邊車窗都碎了,檔風玻璃破裂了大半,車輪都彎彎曲曲……多得它,我們才會平安無事吧?

    Read More

  • 《不等價交換》‧010‧ 點解會咁架?

    《不等價交換》‧010‧ 點解會咁架?

    迷迷糊糊從左邊車窗處爬出車外,「物件散落一地」這個我還在報新聞時差不多天天也會讀到的句子,忽然諷刺地在我的腦海閃過……隱約看見車輪還在轉動,聽到一些不祥的吱喳聲,和看到W和P站在一旁不知在做甚麼……那個時候我跟自己說:「不能倒在這裡,要倒也要走到馬路邊、或在安全的地方才倒下。」意識下了這個命令,雙腿拖著醉步礳磳到近馬路的地方去 — 那大概離車子有二十米吧?

    Read More

  • 《不等價交換》‧009‧ 穿越荒漠

    《不等價交換》‧009‧ 穿越荒漠

    那些動物活在這麼廣大荒涼的土地裡,每天看著太陽從地平線升降,不知從何而來的風沙會突然呼嘯而過,等待似是永不會來的雨水,忽然有一天,心裡的線斷了,就這樣跳到馬路中……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吧?卡謬探討過哲學的自殺,不知李維史陀有沒想過動物的自殺呢?

    Read More

  • 《不等價交換》‧008‧ Caravan Park的星空

    《不等價交換》‧008‧ Caravan Park的星空

    站在草地望天,那是香港這受盡光害的城市不會看到的境況。星與星之間好像只有不到兩、三厘米,舉起手,大概可以抓著二、三十顆吧?一些閃亮、一些則沉隱地發光;顏色也有不同,白色黃色紅色甚至藍色,清晰可分……一些星光綻放出不同的線道,似是要把其她星星連接,結成一幅又一幅的圖案,訴說一些宇宙的秘密。

    Read More

  • 《不等價交換》‧007‧ 開步走

    《不等價交換》‧007‧ 開步走

    我們坐在這個面對廣闊印度洋的小鎮,吃著自製壽司出神;對呢,我已經出發了,到了一個美麗的地方,受一群陌生的海鷗和澳洲炙熱的陽光關照,一切關於工作、前途、感感情的壓力都已經留在幾千公里之外 — 我應該好開心至係架。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