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戀的距離

 

 

「杭州一所中學為了防止學生「早戀」,規定男女學生不得獨處,且交往距離不能小於50厘米。《錢江晚報》報道,杭州長河高級中學日前在年級大會上制定新規定,限制男女同學平時距離不能小於50厘米。此外,男女生不得同桌吃飯、男女生不得成對單獨出現在校園裏。」

木棉。(12042012/上水)‧不問自取自 怪獸(平郵香港系列作者)之instagram

是則新聞,讓人迴旋的,是那50厘米是如何算出來的。

「距離」在愛情裡扮演重要角色,和「時機」可並列前茅。

光明正大的凝視、或煞有介事放生電,當然需要距離,50厘米已足夠行事,而讓人夢牽縈迴的甜蜜暗戀,距離就更形重要,而且必須掌握拿捏距離的藝術,因為,這個距離必須足夠曖昧,能迴盪於被察覺與不被察覺之間,才能好好享受那種無上幸福  —  一個人擁有所有的愛  — 否則那種私密的浪漫太容易被打擾甚或打破,加速被逼回到現實,意味戀人就要失去浮沉在幻想裡的自足快慰。

辦公室戀情裡,保持距離也是王道。如果發生在同事間、身份差距不遠,那種在一大群人前裝扮成若無其事,甚至故意調侃戲謔、化身鬥氣怨家的把戲,就恰恰能保持一種栽種愛情所需的適度距離,既不會被人家指指點點、成為茶水間是非主角之餘,有時還能在大伙兒午飯時享受一下,中學生於枱底手拖手的溫馨甜蜜。若發生在上司與下屬間,處於高位的  —  不獨指職位,也指戀愛中的位置  —  看著對方生怕影響前途而不敢露出馬腳,卻又要處處展現關懷(或是展現「性關懷」)之情,這自有一種居高臨下的操縱愉悅;處於低位的,也能化身白燕,故影自憐,想像有天守得雲開、名正言順,於是天天期盼,打開抽屜偷看字條,或一天到晚到洗手間回覆短訊,沉迷於自己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裡頭。

為什麼距離在愛情事件裡那麼重要呢?或許其一解答,是距離能提供了一種近似「偷」的快感,直如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在《懺悔錄》的偷蘋果故事所寄喻:「一次深夜,我們把樹上的果子都搖下來,帶著走了。我們帶走了大批贓物,不是為了大嚼,而是拿去餵豬。雖然我們也嘗了幾口,但我們所以如此做,是因為這勾當是不許可的。」[1]明知故犯帶來的快感,比起「想要 pay day advance loan => 爭取 => 獲得」這方程式帶來的滿足感有趣多了!而禁果之為禁果,首要條件是一種「慾望的距離」,造就一種美味的想像  —  禁果之所以美味,是因為「未嘗」,吃到了,也能美味,但舌頭的滿足撐不了多久,看到另個豐腴美果,內心的慾望又來了,驅使你追逐另一個「對象」  —  所謂人家的妻子總是更好,就是這個道理。

說到「對象」,字源學實早說明,當中必含「距離」;德文之Gegenstand比英文之object更好說明這道理[2],因為gegen意即「對面」、「對立」、「對抗」,stand即是「站立」,合成意思「在對面站立的什麼」。愛情事必發生在兩點「之間」,而不是發生在「同一點」上,所以她必然預設一定的距離,讓愛的主體  —  就是羅蘭巴特所謂的那個「戀人」  —  和「在對面站立的什麼」發生關係。

「在對面站立的什麼」一定是另一個人或物嗎?其實就算沒「另一個他」,愛情仍然會維持這種「兩點聯繫」的特性,所以還是需要談距離的。記得水仙花男孩的故事嗎?[3]納西瑟斯(Νάρκισσος)擁有絕世容顏,風靡萬千希臘男女,他卻無視一切對象,不入情關。由於預言者說只要看不到自己容顏就能長壽,父母自少千方百計不讓他看到自己的俊臉,於是直到長大成人癲倒眾生,他也是不知自己長相如何。直到一次打獵,偶然走到池塘邊,看見水裡美得不能的倒影,就捨不得離開半步,於是終於憔悴而死;也有第二個說法,就是他太愛水中的影像,意圖擁抱對方、二合為一[4],於是跌入水中,活活浸死  —  說得也是,他自小就與水隔離,自然不懂游泳吧。故事的教訓,就是在戀愛裡,總有可望而不可即的永恆距離,即使那個對象是自己,也得識相保留空間,否則結果只有幻滅。

上面那則新聞提到的長河高中袁姓副校長還表示:「學生可能誤解相關規定;校方只是引用專家說法表示,男女生交往的最好距離不得小於50厘米。」到底是那門子的專家呢?那是生物學的專家嗎?還是生態學的專家呢?我想像,那些專家約了一堆中學生做實驗,用盜攝機偷偷觀察「愛情的發生」,然後用軟尺量度那些「個案」裡的主角間之「空間距離」,最後得出「少於50厘米就是危險」的「科學結論」,於是,這位副校長就據此定立新校規了,還加上一句頗有詩意的話:「因為現在春暖花開,為防止男女同學交往過密,給他們打個預防針。」可依我看,這支50厘米的針,並不是預防針,反之,更可能是興奮針,因為直如前論,禁忌和適度距離,反是愛情的催化劑,呢。

 

 

usa loans

 

 

 

 


[1] 奧古斯丁著,周士良譯,《懺悔錄》,(北京:商務印書館,1981),頁29-30

[2] 參見wikipedia關於Gegenstand之概念歷史(Begriffsgeschichte)一段:

“Das personal loans for people with poor credit deutsche Wort „Gegenstand“ ist eine Substantivbildung aus gegenstehen beziehungsweise entgegenstehen. Es wird seit dem 16. Jahrhundert in instant online payday loans for bad credit der heutigen Bedeutung verwendet.

Seit dem 18. Jahrhundert wird es – statt zuvor „Gegenwurf“ oder „Widerschein“ – personal loans in el paso tx fachsprachlich in philosophischen Kontexten als Entsprechung zu lat. obiectum (das Entgegengeworfene) gebraucht.

Erst seit dem 19. Jahrhundert ist das personal loans ga Adjektiv gegenständlich in Gebrauch, um Anschauliches und Konkretes, wie beispielsweise einen Gebrauchsgegenstand, vom Abstrakten abzugrenzen. „

 

[3] 心理學裡的自戀症(narcissism)正是來自納西瑟斯之神話。

[4] 擁抱也是愛的必需品,或另文再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