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價交換》‧011‧ 安息吧,多謝你。

 

 

事後三個小時,終於能好好的躺臥,想想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經診斷,醫生說我身上沒地方骨折,「只是」有一點internal how to get a small personal loan bleeding(內出血?那不嚴重嗎?)、 手腕腫得不能動、右邊肩膊和胸口疼痛、頭頂擦破幾處了而已,真是要感謝上天!

意外後我們被送往Wudinna Hospital。那其實是一間跟保健診所差不多的小醫院,住在裡面的都是老人家,稱為療養院應該更為貼切。說的也是,因為Wudinna不過是個只有七百人左右的小鎮。

 

Wudinna Hospital稱為療養院更貼切

 

這家小醫院的駐診醫生踪影神秘,住院四天我只看過他一面,就是被送到醫院那次。後來我因為擔心會不會有甚麼後遺症,多次要求再見醫生再來診斷,甚至到辦公室找他,但這位史葛(Soctt)醫生卻是神龍見首……

除了X光和抽血檢查之外,入院後也沒有怎麼樣的診斷和治療,連想換頭上的繃帶 — 入院時幫我包紮的是個實習護士,她手忙腳亂的在我頭上纏繃帶,弄得我有點痛,她連忙說「不好意思,我是新人」,我說「yah……I credit loans online feel it……」,當時引得哄堂也笑,但最後,我得到了一個印度人的造型 — 也被拒絕了,每天只是選擇吃panadol與panadeine(護士說今天覺得痛就選後者吧,這教曉我兩者的分別……),然後就是待在昏昏欲睡和被痛喚醒的循環裡。

除了等待早、午和下午茶(對啊,是沒有晚餐的)與護士的友善笑容,就沒有甚麼可做 — 也做不了什麼。在警員替我們收拾的殘骸裡頭,找回隨身的board greenwich council emergency loans game(桌上遊戲)消磨時間,當整間醫院的燈也關掉,只有我們還在遊戲房,心情沉甸甸地耍樂。猶幸右手還能動,至少還能慢慢出牌,一個人在夜裡也能記錄心情。[1]

 

在遊戲房裡我們暫忘了意外...

這是我的印度人造型

 

事發第二天,警察通知我們可以去看看汽車狀況(殘骸?),雖然有點不良於行,但我還是跟著去……一看之下,就覺得我們只是撞傷和擦傷是非常幸運的事。車子沒有一處是完整的,防撞欄全都撞掉,四邊車窗都碎了,檔風玻璃破裂了大半,車輪都彎彎曲曲……多得它,我們才會平安無事吧?大家都說,下次買車也會找Ford的(雖然我還是鍾情Volkswagen……)。

安息吧,多謝你,1996年的Ford Wagen。

 

pay advance today

安息吧,多謝你。

 


size="1″ width="33%" />

[1] 跟香港朋友提及撞車一事,最多人關心的就是「係澳洲住醫院好貴喎,點算?」原來澳洲的汽車如果有合法的registration (西澳汽車稱為Rego),都強制買了醫護保險,第一次入院的費用會由保險支付。所以第一次入院時是免費的,不過如果一旦離開醫院,之後的任何診治費用都要自理,所以後來到達阿德萊德市時再入院檢查,都是用自己的意外保險付費。所以,若一旦有任何意外,記著事後要到警署拿取證明文件。如需再次入院診治,則帶同保險單與警方證明文件到急症室(這是當地護士教我的。)求診,證明你是意外的後續治療,則醫院會協助處理大小事項。奉勸去打工假期的朋友,跟據能力與需要,至少購買一年合適的醫療或意外保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