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價交換》‧016‧ 第一個不等價任務

第一個不等價交任務

16.3 (Copy)16.1 (Copy)16.2 (Copy)16.4 (Copy)16.5 (Copy)16.6 (Copy)

  • 路途上
  • 1. Kingston cp矖得睜不開眼的貓(有一個不等價任務,和途上遇見貓合照)
  • payday loans madison wi

  • 2.半途上遇見的pink lake
  • 3. Kingston的草地、修草機和晨泳老人
  • 4.mount Gambier的火山湖blue lake
  • 5.great ocean road忽然停留

 

兩天車程,來到墨爾本(Melbourne)已近晚上。沿高速公路進城,行車線由兩條變成六條,樓房由平房變成高樓大廈,城市的燈火把月來黑壓壓的澳洲天空照得光亮,習慣了小城小鎮的我,忽然感覺有點不慣……

澳洲的店鋪一般很早打烊,小城鎮五時後除了少數食肆、酒吧、bottle shop(酒品專賣店),很難找到還在營業的店鋪;沒有7-11、沒廿四小時的Mc記、沒KTV、沒有會放午夜場的戲院、也很少有放英超賽事至完場的酒吧 — fast easy cash loans 對,時間到(大約晚上十一時半)就會關門,管你還有五分鐘才完場!

晚上十二時,來到站在市內最旺的Flinder Street,買了一片手薄餅和啤酒站著吃,有點身在駱克道的感覺;人來人往,女的花技招展走著,向路過的人拋媚眼,男的邊走邊喝,看到夜店想栽進去 — 暫位的backpackers樓下就是Disco — 被壯碩的保安攔路,擾攘一番也未能進場……

站在陌生的街道卻看到熟悉的場境,卻沒有浮起一絲親切感;繁華、喧鬧、嬉笑、擠逼、浪費、消耗……沒緣沒由的興奮,醒後雜著莫名的失落;城市挑動著癢處,那些烙印身上的蒼白,夾著右手和胸口實在的疼痛,一下子在墨爾本街頭甦醒過來。

 

在那之前,去了皇冠賭場(Crown Casino)一遊,除了去看每晚幾次的火焰秀[1]和探索平價晚餐[2],就是為了完成一個簡單任務,與一位學弟作「不等價交換」。

「如你在墨爾本,可否在皇冠賭場為我拿一個籌碼?(任何價值均可)而我就會在一年內讀完《純粹理性批判》(Critique of Pure Reason)作交換。」[3]

讀好一本哲學經典絕非易事,相對而言,我的任務就容易得多了。問題是,這個任務對他而言有何重量?又有多想實現呢?這個「價值」只有他本人才知道。這位學弟當年選讀哲學,因雙親壓力轉讀經濟。他似乎一直耿耿於懷,所以才要跟我做這個交換。

世上很多事也難兩全其美,但也不一定是非此則彼的;喜歡哲學並不意味要放棄其他東西,康德(Immanuel Kant)談純粹理性的二律背反(Antinomy bad credit personal installment loans military of Pure Reason),就是要示範很多看來是對立的理想,其實並非是不能消解的矛盾,只要你努力去找「第三條路」,那些由觀念而生的矛盾,總有方法在更廣的天地下,消弭融和。
「不等價交換」相信的,是即使世上沒有絕對客觀的等價,但我們仍然可以交換,為彼此認為重要事一起打拼,就像《One Piece》裡的角色一樣,用絕對的熱血和傻氣,在一條船上各自追趕自己的目標,成為自己世界裡的海賊王,得著心裡的那份One Piece。就像我手上這籌碼,對其他人言只值五澳,但對你,卻可以是無價。至少,我如此希望著。

16.8 (Copy)


[1] 賭場外有幾個大型的噴火裝置,晚上定時會噴出火球,冷冷的街道忽然一熱,頗有趣。

instant loans with no credit check

[2] 通常online only personal loans datetime="2012-01-24T14:47″>便宜的美食,但在皇冠賭場不覺有此回事,不過裡面餐廳都水準payday loans 100 days cite="mailto:Tak%20Lap" datetime="2012-01-24T14:49″>不俗,特別是價錢相對合理的自助餐更是許多遊人之選。

[3] 電郵以英文寫成,筆者自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