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他但我沒戀上他 I love him, but I am not in love with him

495fa223db50f

 "I love him, but I am not in love with him." (from Vicky Christina Barcelona 《情迷巴塞隆拿》)

這話既不是Vicky也不是Christina說的,而是配角Judy姨,在向Vicky解釋他出軌的原因時,訴說他與丈夫Mark的一句話。我想,這話頗為真實地,說明了愛情的一個實相:荒謬。

很多人喜歡說,與你一起的,不一定是你最愛的。我不太相信這話具備了,這句話自身期望所能達至的普遍性 — 簡單點,即是不相信那是絕對地真的陳述 — 因為,這實要視乎你說的時候,是向著誰、為了什麼目的而說:例如當你對著情婦說、還是對朋友說,甚至是,你對著你的愛人說,它的意義也不盡相同,甚至,相反。

情愛關係裡,真實和誠實並不一定是最高的美德,然而在戀愛裡,真與誠似乎最一切的最高標準 — 戀愛排拒欺瞞,對人對己也是。

對己者,不外認為戀愛可以「超越日常性(everydayness,海德格哲學語,當成「日常生活的種種」也無不可。)」,是一種追求真實的行為;透過戀愛,追求自我實現,否認平常生活的真實性,追求一種更深入、更認真地關注自我價值和生活意義的生活形態,排斥一切對自己不誠實 — 違心 — 的行動,並認為這就是「誠」的最高定義。

對人者,不外乎排斥所有類型的謊言 — 無論是善意、惡意、無論原因、不問目的……即使是為對方著想,只要屬欺瞞一類,即不能容忍!如是,戀愛彷如道德律令,沒有例外,純粹無虞,只有真誠是絕對。若你問戀愛中人,假設求真過程帶來一些不能承受的後果又怎樣,是不是還要不顧一切地求真?她會說:後果?不接受後果論。

當人追求戀愛而非時,免不了是自私的、追求自足的 — 記得Aristophanes那個「人球」的神話嗎?追求失落的一半,聽來浪漫,然而說到底,不過是尋回自己而已:對方是自己,又何來主體性呢?從何說autonomy呢?[1]

所以,人生才需要愛,各種各樣的愛,而不獨獨是戀愛。愛有時,請留意,是「有時」,能讓人予自身或他者不能想像的包容與寬恕,這跟戀愛在本質上相矛盾;愛有時,是「有時」,能提供長久的關懷、安慰、愛護、照顧,這也是戀愛本質上希望、卻又注定落空的事。

所以 “I love him, but I am not in love with him.” ,聽來有點彆扭、落落不起眼的一句,可是,在愛情現象裡,是多麼的「真實」和「老實」的一句話……

 

Vicky Cristina Barcelona

 

 

[1] Autonomie,德文,可譯作自主性;康德哲學用語,是人之價值、尊嚴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