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世界

「成年人」的世界

 

bad credit lenders only 一位王先生寫了篇〈「ME世代」自我,撐黃傘有理?〉(見下文附錄)登報,單讀那數百字的節錄,已具足夠代表性,反映何謂代溝。

他以一次個人經驗(或加上平日觀察吧),就把年青一代標籤為「Me世代」,一個「很重視對自我的關注,非常強調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不重視社會對他們的規範」,這種推論,統計學大概會視為數據不足的無效推論。當然,推論無效不等於結論不真,然而相對於結論對錯,更值得重視的,是當中反映出來的那種「成年人」的氣焰與視野。短短數百字,王先生強調了他的「教師」、「家長」和「成年人」的「身份」,這正正是所謂「成年人」非常著重的東西。年輕人在社會上還不是甚麼,所以很少會說「我作為乜乜物物」,而很直接的說「我認為」、「我覺得」,這本是很易理解,但偏偏「成年人」就不懂,還把那打成我行我素、不理別人感受的特徵,這樣的「成年人」,是成熟世故,還是不諳世情?是守舊頑固,還是通情達理?

王先生說「身為老師,身為成年人,有時候我可以理解你們,但絕不會認同那些做法」,我不肯定他不認同的是「哪些」做法(只是說上台撐傘嗎?相信不只吧),也不知道他的真正理據,是以不好反駁,但值得指出的是,這種「有時候我可以理解」的理解,顯然不是真正的理解。理解的一個重要條件,是同理心,即是能以別人相同的理路、心態、心情去思考問題,但把一種世代論心態擱在自己身前的人,何如真能理解年輕一代的想法?

personal loans greenville nc 「成年人」認為社會規範重要,本無可厚非,但若把社會規範看得高於一切,就甚為值得商榷。王先生質問女同學:「你認為這樣做真的不會影響其他人?台上的其他同學會同意你的這種所為嗎?你有沒有尊重大會和這個獎學金的捐助人呢?你可以有其他的表達方式嗎?」四個問題,都能帶出不同主題;一者是對「影響」的理解,然後是「民意」,三是對「尊重」(特別是對權力和金主的「尊重」),四者是「方法」。

筆者也不同意女同學以「我這樣做不會影響他人」抗辯,因為「影響」這詞本是中性的,說得誇張點,一切的行動總會「影響」別人。問題關鍵是,那是好還壞的影響?在王生先的語境裡,顯然認為女同學影響了別人,而且不是什麼好的影響。然而,在女同學不能以「不影響別人」為論據之時,「成年人」是否又能以「你影響了其他人」為理由,批評年輕人的行為呢?這關係到如何理解「撐傘」的行動,延伸出來也關係到如何理解「民意」、「尊重」和「方法」幾點。明顯的,「撐傘」是個抗議行為,然而,若一個抗議行為要大家都同意、還要尊重抗議對象才成,那會是一個怎樣的抗議呢?那會是個虛假的抗議(純屬玩笑或戲謔),又或只是個沒有實際作用的擺姿態。那麼,反問抗議者是否不認為會影響別人、其他同會是會同意之類的問題,除了認為對方沒有想過這些問題(即認為對方幼稚),或是完全不了解何為「抗議」,還有其他原因嗎?

「成年人」常常批評「年輕人」幼稚自我,但有沒有想過這些想法是何來?那正正是源於成年人和成年人建設的社會。在不影響別人之下,每人都應享有盡量多的自由權利,不也是香港社會的普遍共識嗎?若這是對的,又是誰育成了這種想法於所謂的「Me世代」?不正正是成年人嗎?真正令人難以理解的,是那些時常自命「成年人」的人,時常忘記自己是世代的建構者之一,在批判年輕人,把責任都放在「世代」上,彷彿自己從不活在世代的連續體之中,看不到自己對時代的責任 — 作為「老師」、「家長」和「成年人」,如若覺得這是不妥,不更應責無旁貸的去「幫助」後進,而不是像個局外人似的批評?

cash advance allendale mi

以「世代論」作為思考樁拄的人,思考往往是只問好惡、順從權威(而非規範),而且常是雙重標準。誰在同意每人都應享有盡量多的自由權利,郤又因為別人的年紀去限制其自由?誰在喜歡其他「不搞事」的同學,為你們搭建一個面子舞台,卻又不喜歡勇於表達和抗議的同學?誰又有絕對的權利,去決定「嘉許禮的主要目的」?說到底,這就是「成年人」的驕矜。那種驕矜甚至認為,能為「來自基層的青年學生提供5000元獎學金」,就能「替他們搭建平台,實踐理想,從而增加他們上流的機會」,這些慷慨解囊的「有心人」,是要被大聲被嘉許的……這到底是過份天真,還是真正成熟 — 熟得懂得寫一篇文章來獻媚的成熟?再想下去,這樣的「成年人」世界,還真教人心灰。
 

first american cash advance belpre ohio

……….

附件:

loan till payday 信報:王道平:「ME世代」自我,撐黃傘有理?

上周六早上,由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及扶貧委員會舉辦的「明日之星—上游獎學金嘉許禮」在香港知專設計學院舉行,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擔任主禮嘉賓。嘉許禮舉行期間,有位女學生在台上撐起黃傘,引起大家的注意,亦成為媒體報道的對象。

loan without credit check 當天,我以教師和家長的身份陪伴學生出席嘉許禮。嘉許禮結束後,我遇上該位女學生,還與她交談一會兒。我問她剛才為何有此舉動,她理直氣壯地回答我:「因為我要表達我的立場!因為我有表達意見的自由!我這樣做不會影響別人!」還反問我:「我這樣做有何不對?」我問她:「你認為這樣做真的不會影響其他人?台上的其他同學會同意你的這種所為嗎?你有沒有尊重大會和這個獎學金的捐助人呢?你可以有其他的表達方式嗎?」

幾分鐘的交談,她每句話幾乎也有一個「我」字,一副「我認為這樣做沒問題,就是沒問題!」的態度。這位女同學,我想告訴你,表達意見沒有什麼不對,但你選錯場合,沒有在適當的場合做適當的事。當天嘉許禮的主要目的,是嘉許919名來自363間學校,包括38間特殊學校及10間職業訓練局機構學院的學生,嘉許他們力爭上游,逆境自強,甚至殘而不廢;是嘉許社會上有很多有心人慷慨解囊,為這些來自基層的青年學生提供5000元獎學金,替他們搭建平台,實踐理想,從而增加他們上流的機會。

real payday lenders

「Me 世代」的主要特徵就是很重視對自我的關注,非常強調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不重視社會對他們的規範。「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是「 Me 世代」的口號和專利,身為老師,身為成年人,有時候我可以理解你們,但絕不會認同那些做法。(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