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藝評 #1

 

一直想寫這話題:香港是否缺乏藝術評論?缺乏又如何?剛好讀到周文慶於《立場》上的一篇文章,以「評」和「賞」之別為切入點,指出香港缺乏藝評的種種原因,並提出他的願景:

reputable low interest payday loans

「我相信,香港的藝術如果要走進港人的生活,並得到認同、產生共鳴與影響,首先需要有一群「尖酸刻薄、看什麼都不順眼」的評論作者,敢於對藝術家的作品作出攻擊性的挑戰、懷疑與批評。只有當藝術評論作者能與藝術家在互相搏奕的良性溝通之中成長,香港的藝術生態才有壯大豐盛的可能。」

「尖酸刻薄、看什麼都不順眼」的評論者,香港其實不乏這類「人材」 — 君不見香港充斥對許多事情得要求甚高、甚至尖酸刻薄的人嗎(看看葉劉早前的菲傭論就知道了)? — 可惜的是,這類「人材」的注意力往往不落於藝術作品,卻多落於生活細節之上,而更可惜的,是他們沒有把這種「才能」正向發揮,最後成就的不過是嚕囌,而不是有意義的批判或批評。

payday loan backlinks 批判或批評(critique)於中文的語景裡,往往是負面的,甚至帶上一點政治意味。然而在西方哲學和美學評論傳統而言,批判這詞卻是傾向中性,甚至只有「徹底檢查」之意 — 康德《純粹理性批判》中「批判」一詞正是此意。

基於這種理解,「尖酸刻薄」或許不一定就是藝評者的必要條件。然而,某程度上我也了解周君的觀察,香港的藝壇和「評賞界」確實彌漫著一股「和理非」的氣味。

說「和理非」,一方面指是指香港大部份的藝術創作普遍欠缺介入和批判現實的力度,另一方面,則是指藝壇裡的和善氣氛。關於前者,若從廣義藝術範疇而論,只有電影還多少有點具批判力度的作品(如〈竊聽風雲3〉),但為顧及市場(無論是本地或是大陸),妥協與「平衡」是免不了的。但若論視覺藝術界,本地藝術創作就鮮見以介入社會議題為主力的創作者了;本地的畫家揉合個人經驗(如歐凱琳)、本地文化(如周俊輝)、歷史時空(如林東鵬)創件出不少出色作品,但當中的出色,往往是只就「作品本身」的藝術性言,而非出於對現實環境的互動和影響而論。

再論後者,周君亦提到,「評賞界」愛寫「賞」的原因,太概出於友善、希望受人歡迎。這樣看,或許會把「寫賞人」的動機看得過於功利,若要解因,我反而傾向歸因於港人對藝術的理解和教育。香港教育系統嚴重忽視藝術教育,是說了超過三十年的事。就算有教,中學教的,不就只是Art appreciation(藝術賞析)嗎?當然,說要教導art critic,未免要求太高 best lending companies — 要critique,前題不單要具備藝術品鑒能力,還要有豐富的藝術史知識 — 但把藝術單純看成一種appreciation,久而久之,會否把藝術變成為一種推崇品味的玩意?當欣賞被簡化成「懂與不懂」的問題 — 就像某些商業品酒活動 — 而不是出於切身的感動和思考,作品和賞者就失去了真實的互動,作品亦不能透入賞者的內心和思維,作出真切的質問。基於這種成長背景,我們在「看」作品時都傾向以「欣賞」(找好處)而非「批判」(找能改善處)的態度作切入點,同時,這或許也影響到新生創作族群的態度 — 希冀美好,少談惡之華,對己對人也是。

的確,藝術家氣性各有不同,有隱世的也有入世的,不一定是要介入現實才算是好藝術,世間大眾不必亦不應對他們添上太多無謂負擔。然而,若真有志貢獻香港藝壇,「藝術評論作者能與藝術家在互相搏奕的良性溝通」的確是不可或缺,而香港,欠的不單是這種互相搏奕的氣氛,一個鼓勵搏奕、具備充足參與者的空間,也是付之闕如。

long term loan for bad credit

原圖來自:http://www.google.de/imgres?imgurl=http%3A%2F%2Fpaper.udn.com%2Fudnpaper%2FPOL0012%2F249732%2Fweb%2F1-2.jpg&imgrefurl=http%3A%2F%2Fpaper.udn.com%2Fudnpaper%2FPOL0012%2F249732%2Fweb%2F&h=329&w=494&tbnid=3YBAxRBKRYvJhM%3A&zoom=1&docid=eHpgT-mbK3Tb2M&ei=8aM4VfuGKYjOaPumgaAI&tbm=isch&iact=rc&uact=3&dur=4715&page=13&start=270&ndsp=25&ved=0CPABEK0DME44yAE&biw=1366&bih=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