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再讓失敗者思維佔據】

【勿再讓失敗者思維佔據】 投票人數少,你怕(說不夠十萬就應退下來);投票人數多,你又怕(說怕大陸種票云云)。抱著這兩種思維,如何搞民主政治?人少,你怕授權不足,那不是應該去搞號召、搞文宣、搞Marketing、鼓動人發聲?打定輸數,鋪定後路,其實想點?好喇,很多人投了,又說要當心別人種票。這不是更應做好論述工作,同時推動更多人出來表態的時候嗎?例如,若最後有一百萬人出來投,有五十萬是棄權,就是代表反對這次公投嗎?可不可以先做論述工作,指出其實愈多人投票,正正為公投正當性和公義性授權、是反映「香港人至少是同意要有自由自主表達政治意向的機會」這民意?想多一些對家的論述,預早封定其後路,何不為之?成功的香港人啊,何時才能擺脫失敗者的思維慣性,用風險管理思維計算得失,而不是以一種行動者思維去發揮創意、組織行動、建立論述,在結果出來前就打好輿論風向?這樣最少能堂堂正正、理直氣壯接受民意授權,在直接交鋒前打響戰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