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巨輪轉動。

不能一口咬定,開槍一定不對。特別是,當你看過片段,你或者會認為,開槍即使是違反警例,也是情有可原。

這就是同意警方的所有行為嗎?就是同意對搞事的人行駛絕對武力 — 包括用胡椒噴霧、警掍主動驅趕,甚至最後向天開槍再指向人群?

沒有人是手無寸鐵的,但普通人一定冇鐵(槍),亦無打完人之後能全身而退的公權力。

那麼,就是警察不對嗎?

不是,是本土派搞事在先!襲警、挑釁、鼓動群眾,還不是你們攪亂香港………

(下删一萬字,那只在兩端的來回往復)

陷入非此則彼的思維,和陷入和稀泥、各打五十大板的思維一樣危險,兩邊都是判斷失效的先聲。危險的思維就是會把我們推入危險的境地,判斷的前設是思考,思考的前設是間距。然而,間距需要時間,在亂成一團的時候要求時間,是不是要求太高?是不是在你憤怒的時刻,勸你想想所做的事,也是要求太高?

是的,要求太高了,不論對警察還是衝擊者而言。

由胡椒噴霧到開槍,前後不過兩小時,反映的,是現在警察處理衝突,特別在旺角一帶,態度明顯強硬得多。如果有聽直播時警方發言,會發現語氣之強硬,和過去完全不同,甚至發警告時,會指明在場某些人士的特徵,完全是針鋒相對、主動出擊的態度。

有人擲物、揮木棍,有人還擊,當然也有人主動攻擊……

最後,開槍了。

在佔中時也未曾開的槍,現在開了。

然後放火、擲磚、擲玻璃瓶……名正言順成為暴徒。

而最初,是因為食環署要驅趕小販開始。

 

 

 

又或者,這最初並不是最初。

(香港時間二月七日零晨五時記)

 

 

香港,猴年,大年初一,巨輪轉動。

別要閉上你的眼睛,去看!

This is the event.


open f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