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隨隨便便

我們隨隨便便的感動
我們隨隨便便的哀傷
我們隨隨便便的動怒
我們隨隨便便的遺忘
我們
不過是
在抽象的地方
隨處便溺情緒的
施暴者吧?

 


記於簡稚澄醫生身後
因由:悼念簡稚澄醫生—死於理想或虛妄的殉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