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是不能自主完成的

忘記,是不能自主完成的。
愈是主動說要忘記,要放下,要了結,
就是未忘記,未放下,未了結,
在很多人,很多人的心中。
這只是你說的,不是我想的。
我會引以為恥,你卻引以為傲,並打算以自傲的清醒,指點眾生。
是非是清楚的,含糊的只是說辭,而說辭是人說的,是被說辭含糊了是非的人,說的。
有時,不做事比做事偏激。
如兇手所願,暴行消磨於含糊,消散於忘卻,不管你意不意願,你的正義成了幫兇 – 不要跟我說你不知道。

(記於 2017中大學生會關於六四聲明 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