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2007

拍攝《哲學有偈傾》認識了Wong Yu Hin Sampson,他問我是否記得,我們曾有一面之緣,而那年,是《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那年。


那件事的詭譎發展,讓一件本屬大學校園內部之事,演變成社會公共層面的醜聞。媒體日夜瘋狂報導與評論,社會兩極化成支持與批鬥學生報。雖然當年還未有追殺點擊的瘋狂小丑,但具嗜血本能的傳媒胃口早已大開,急不及待血腥一幕 — 黃子華教落,睇人仆街,最多人睇 — ,最後壞事成真,大學幾天下來就作了一些不合理的決定,引發更大風波。


當年我還是哲學系的研究生,寫了一篇聲明讓哲學系同學聯署(《促請校方收回裁決,確保公開運用理性的自由》)。後來,其他更熱心的同學,組織了眾多學系的聲名,並召集各路人馬開記招聲援,sampson就是其中一位召集人。那天我說了些話,被大台輯錄出來,那是第一次在媒體上看見自己(感覺陌生又奇怪),原因卻是要批判母校,想來實在黯然。


那年,是2007。的確,那年亦是自己人生軌道開始改變之年。十年匆匆,再讀自己寫過的東西,方才發現,某些信念原來從未改變。到底,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大學的任務在於啟蒙學生思想及價值觀,而這種啟蒙是需要人們憑自己的勇氣去超脫其未成熟狀態,因此,理想的大學必須確保一個合適的環境讓同學們有機會作自我啟蒙。『這種啟蒙所需要的不外乎是自由,而且是一切真正可稱為自由之物中最無害的自由,即是在各方面公開運用其理性的這種自由。』(康德,〈答「何謂啟蒙?」之問題〉)這種公開運用其理性的自由並不是無限制的,然而重要的是,大學必須盡力確保校園內有這種自由。」

 

中大同學自發記招聲明匯集: http://www.inmediahk.net/node/219415

 


[原文]

促請校方收回裁決,確保公開運用理性的自由
中大哲學系同學致校方公開信

我們是一班關注《中大學生報》(下稱學生報)情色版事件的哲學系學生。日前(五月十日)中大教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就事件進行了會議,並立即對學生報出版委員會委員發出警告信,對於是次校方倉卒的決定,我們深感疑慮。

無疑,學生報情色版內容的確涉及一些敏感議題,處理手法亦未必能達致編委們「開闊討論性議題空間」的良好意願,但即使其編輯手法未必讓人滿意,亦絕未足與報章的風月版相是並論。風月版以文字或圖片引起讀者的情慾想像,以及提供關於性交易的資訊為主要目的,但學生報的情色版內容並未提供此等風月訊息,頂多有一些描述性想像的情節及惹人爭議的問題,其表述手法是否過火尚可討論,但明顯與提供淫穢想像這目的相去甚遠,因此不能與一般風月報刊或雜誌等同視之。

雖然學生報情色版可能會引起某一些人的不安或不悅感,但這並非禁止他們討論性議題的充分理由。例如在實用倫理學的課程中,也會播放一些令人感到不安的資料片段(如一些用動物做實驗的片段),這些片段雖然會引起不安,但只要正確地引導討論,同學仍可在不安感中進行理性討論,對有關議題在情意及認知上都有所助益。同理,是次學生報的內容可能引起一些不安,但不代表有需要禁止情色版的討論,最重要的是,他們在處理有關議題時的態度是否正確、認真。

法國哲學家福柯曾說:
「我在研究癲狂和監獄的過程中,發現一切事物都圍繞著這樣一個核心:甚麼是權力。或者說的更明確些,權力是如何實施的,當某人對另一個人實施權力的時候究竟發生了甚麼?據我看來在所有社會中,性都受到嚴重的制約,因此是一個測試權力機制運作的很好的領域。」(福柯,《權力的眼睛:福柯訪談錄》)

一個受制約的議題是一個測試權力運作的好領域,是次事件就是一個很好的印證。從學生報事件在媒體曝光至學生紀律委員會作出判決,事件前後不過四天,判斷的過程、準則、討論焦點都欠透明,而發出的警告信內容亦甚為空泛,同學並不能得知校方指稱不雅的內容「出於哪裡」,哪些觀點構成「超出社會可接受的道德底線,令人不安」,而後來亦沒有相關人士作補充解釋,如此空洞的指責不但未能令人信服,亦令同學質疑校方處分同學的權力是否合理。

因此,為除同學疑慮,我們呼籲校方對以下數點作公開回應:
1. 說明校方指責學生報有問題的內容出於甚麼地方,確定討論範圍。
2. 說明校方選出紀律委員會議會者的準則,及該會作出是次判決的標準和原則
3. 公開五月十日之會議紀錄,讓公眾參考。

大學的任務在於啟蒙學生思想及價值觀,而這種啟蒙是需要人們憑自己的勇氣去超脫其未成熟狀態,因此,理想的大學必須確保一個合適的環境讓同學們有機會作自我啟蒙。「這種啟蒙所需要的不外乎是自由,而且是一切真正可稱為自由之物中最無害的自由,即是在各方面公開運用其理性的這種自由。」(康德,〈答「何謂啟蒙?」之問題〉)這種公開運用其理性的自由並不是無限制的,然而重要的是,大學必須盡力確保校園內有這種自由。在是次事件中,我們並未看見大學對此有任何實質行動,反而見到的是一種極具效率的行政決定,以遏止後續討論的可能性,無疑這與大學之任務與教育應有之目的有所違背。因此,我們懇切希望校方收回先前對學生報編委的判決,以顯大學應有之恢宏氣量。

發起人(哲學系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