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是可能的 ‧ 《香港‧我家》

洗腦是可能的,方法是不斷以蒼白的言詞,單調的旋律,重複又重複地出現就可以了。回港不過幾星期,多少次早上醒來,腦海浮現著那首《香港‧我家》(楊千嬅、李克勤等那首)什麼慶回歸歌曲。這歌言詞空洞,正好映出香港「回歸」後的實況 — 有人不斷叫你珍惜、欣賞、去愛、去承傳,卻沒有任何具體的事與情,寫得、唱得出來讓你去愛;不能連繫任可具體的畫面,帶出家的感覺 — 只能空洞地放煙花、食野、跳來跳去。

然而,我們懶惰的腦袋是軟弱的,只要不斷重複,無感地接受事情在身變不斷發生,最後「香港」和「我家」這兩個觀念,必定能以歌名中那個「‧」的關聯方式,connect過來 — 這「‧」確實點題,盡顯那種空洞、不確定、在斷裂邊緣的結構。

//
因此知道珍惜我的香港
因此懂去欣賞我的香港
你愛她
我愛她
燃亮着火花
隨年月變化
更顯出功架
讓美麗香港
新添光輝年華
讓美麗香港
拓闊世界空間
讓我們繼續腳踏每步
傳承着過去叫世間驚訝
讓我們繼續腳踏每步
傳承着過去叫世間驚訝
這是我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