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王偉雄教授《小王子的領悟》(周保松著)書評

剛讀畢王偉雄教授《小王子的領悟》(周保松著)書評,如其所言,文章著重闡述他不喜歡《小王子》的理由,而非周書的評價,是以讀者(如我)留意他的理由多於對周書的評鑑,也是自然。

王教授提出的三點理由(童心與社教化的虛假對立、膚淺的愛、莫名其妙的「馴服」),我綜合理解之,就是王教授認為這本書故作高深、並不見得有何深刻洞見,是以不討他歡喜。他提出的理據,清楚明晰,對於愛沉醉浪漫解讀的人來說,確是一帖不錯的清醒劑。

然而,若有人放不下對小王子的情感,想回應甚或反駁一下,王教授認為小王子不討喜的理由,又能作何想呢?我想,至少有兩個可行方向,一者,提出反理據,否定王教授提出的理由;二者,從另一角度論證,小王子有討人歡喜的理由。我試循後一路想,想到其一理由,就是喜歡小王子的人,也許並非因為他的愛多高貴、多深刻,反之,是因為對小王子的愛是凡俗的、有缺憾的,或許直如王教授所言,是「膚淺」的。然而這種「膚淺」的愛,往往是最貼近我們愛的經驗,因為貼近,自有共嗚,因為共嗚,所以喜歡。文學作品不一定是倫理教育之作,展露人性的黑暗、平庸、下流、淺薄,一樣能寫得引人入勝、讓人莞爾、或是低迴。是以,若視小王子為一個人,他的愛或許有值得批評的地方,然而若視《小王子》為一作品,我們或不必以此為評鑑的切入點,去決定我們是否喜歡這作品。
 

(暫時想到這點,先擱下)

(王教授的書評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