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馬克思遇上亞當斯

【節目回顧】 今集《哲學有偈傾》絕對可列入我最喜愛的三集之一。理由很簡單,Cham(覃俊基)散發出哲學人在論辯時理想的氣魄和能量,不單在立場上堅定清晰,在回應和挑戰對方時亦有理有節,重視對方論點而擊之,而不是以陰濕的嘲弄、聲線營造的氣勢、或是含糊空虛的觀點作回應 — 這是節目開播已來,我們一直想要的「力度」。

施永青的想法,與及提出資本再分配的可能方案,也明顯是經過人生經驗和多番思考而提煉出來的結論,這於一位老闆級人物而言,可謂難得。我說難得,並不是立於一般「老闆乜都唔識」、「老闆只會認錢不認人」等刻板理解角度來說,因事實上很多老闆不可能如一般員工般想像般「廢」,更多的時候,我們是借道德批判(例如貪婪私利,甚或私德有虧),掩埋了在上者某些可能我們未必同意的「才能」 — 例如冷酷的決斷力。我說難得,其實是指一個人願意把自己的理念,放上一個公共空間上讓人看見,看得見,自然會有公論公斷,這本身需要勇氣和一定的識見,如果純粹唯利是圖,其實不必做這一步。

個人認為,全集最精彩一點,是Cham多番堅持以政治體系來類比經濟體系,反駁眾人的提問。在我看來,Cham基本認為政經所行的邏輯理應同一(這非常切合馬克思思想基調),否則我們難以解釋,何以我們在政治上傾向民主,卻又容許自己在市場領域裡,變相同意反民主的邏輯(例如在某些領域裡(如公司利潤分配決策),上者有更多權力決議;又例如未經反省地認同決策者的「貢獻」一定大於「執行者」或「勞動者」,從而直覺地認定前者所得的回報大於後者是「合理的」)。

Cham的挑戰很值得活在香港社會的我們深思:何以我們一方面在政治上要求尊重人人平等的民主原則,卻又在經濟上極端地接受極高度、甚至是節目早段豬文提到的放任式自由主義(Libertarianism)呢?這是不是等於我們一方面在政治上講民主普世,在經濟上卻是不自覺、甚至暗地支持霸權和獨裁?這根本是雙重標準,不是嗎?

今集慢熱,先由施先生慢慢定調,再來Cham在初段一對一、尾段甚至「一抽三」、連消帶打回應主持質問,可謂精彩,各位值得花點時間,耐心全集重溫 — 坐車返工分幾次聽也絕對值得,甚至可能逼出一番「邊一個人發明了返工」的沉思哲想。

(節目重溫: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ng…

#五夜講場 #哲學有偈傾 #當馬克思遇上亞當斯

 

 

媒體轉載:
1. 關鍵評論(香港)(2017.7.28):https://hk.thenewslens.com/article/74645

2. 立場新聞(2017.8.3):https://www.thestandnews.com/culture/%E7%95%B6%E9%A6%AC%E5%85%8B%E6%80%9D%E9%81%87%E4%B8%8A%E4%BA%9E%E7%95%B6%E6%96%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