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天梯 The Ladder of Love

    人間的天梯

    從朋友的Facebook分享裡讀到一個愛情故事。

    在重慶江一個人跡罕至的深山裡,有一條由一個人親手打造的石階梯,梯子背後有一段讓人動容的愛情故事。

    話說五十年前山裡的小村落,只有十九歲的青年劉國江,愛上比他年長十年、已四個小孩的的寡婦徐朝青,可以想像在當時純樸保守的小村落裡,這是件了不得的事情,流言裴語自免不了,鄉親的壓力當然更甚了。然而年少的他不顧世俗的眼光和顧忌,決心與徐私奔,遠離俗世的喧囂與批判。於是在某夜裡,他們帶同孩子跑到山上,成全這段小龍女與楊過式的姊弟戀。

    故事至此已有夠浪漫,可還未止於此。兩人與孩子一家七口(徐後來再生了四個孩子,其中一個夭折了)年復年在山上生活,孩子到了適學年齡,徐跟劉說人總不能完全的離群生活,而且她也想念家人,總覺得有機會要回家看看。聽到姑姑的的願望 — 劉從小就這樣稱呼老伴了 — 他就決定要修一條直通山上的石階,為愛人達成願望。

    五十年來,劉國江從滿頭烏絲變成白髮蒼蒼,拿著最簡單的工具,一天復一天修築這條天梯,每天最多修個幾米路,在海拔達一千五百公尺的陡峭的山坡上,慢慢築成一條回到塵世的道路。

    向上和向下的天梯

    這讓我想起柏拉圖的故事。《飲宴篇》裡的蘇格拉底和現代的文藝老中青一樣,總愛出席一些飲酒吹水(閒聊)活動,那次口說是為了慶祝某某得了體育傑出表現獎,實際就是一班男人逃避老婆監控,聚眾發表偉論。當時在場者都大名鼎鼎,說是為了歌頌愛神,各自發表對愛情的看法,最後輪到蘇格拉底,他不改故弄玄虛本色,說從神婆狄奧提瑪聽來了很多關於愛情見解,說成是他唯一知道的事情 — 這傢伙和走可愛系路線的少女一樣最愛扮無知,不幸的是同樣惹人反感的他卻最後被希臘人判了死刑。

    狄奧提瑪教曉蘇格拉底愛情奧義就是所謂愛情的天梯(ladder of love),她說愛情起點是對個別形體的美之愛,例如靚仔靚女、甚或身材都是我們愛上某個特定的人的誘因 — 這種事是當然的呢! — 然而通過思考他會知道美不是個別形體的東西,美能依寓不同形體之上,所以愛美的話就不能只限於個別的形驅了 — 這個也是當然的吧?

    由狹隘的單體之愛到眾體之愛,要超越花心的指控唯有進一步說愛美不能只求肉身之美,必須再進一步到愛心靈之美,把心靈的品質放於愛情的更高序列,然後再進而到對體制、法律等形式之美的愛慕,而這條愛的通天之梯,最後直指的就是最抽象、最完美的對象 — 美的理型(the Form of Beautiful)[1] — 亦即是美本身。

    柏拉圖的愛的天梯和劉徐年少私奔一事有些共通點,就是告訴我們愛情總有鄙惡人群、脫離枷鎖的面向;塵世總總纏繞阻不了愛情的超升,而超升往往需要脫離世俗的勇氣,提煉出來的愛才是純粹的、樸質的。但我總免不了想像,柏拉圖揮筆豪書那看來是多麼美好的「向上的天梯」,免不了滲雜了文人創作時那種不能自控的豪情,與及由文字的美麗帶動出來的幻想空間,而這些實際上都離開真實的愛情很遠。

    真實的愛情,或許更像劉國江所造的那條「向下的天梯」,那不是一條教我們只懂仰望天堂的虹橋,而是教我們回到塵世、重視倫常的人間梯。那條人間梯裡一步一階都是源於愛護和關懷,而那六千多階的專注與綿長,和為方便老伴而造的「扒手窩」(打造在山岩上的手把),更告訢我們真正的重視,並不是活在海誓山盟那刻的壯大裡,而是累積於輕微的生活細節間。

    後記:

    江西電視的版本比無記多年前的版本詳細,角度深入,值得一看。

    ladder of love 1

    ladder of love 2

    ladder of love 3


    [1] 參:Symposium, 210-212.

  • a list of payday loan companies
  • your credit score
  • 300 loans quick
  • instant unsecured loans
  • bad credit loans and lansing
  • fast payday loans monticello florida
  • 0 down bad credit loans